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孟昌明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弥纶天道 含弘光大——重读孟昌明的水墨画

2012-03-09 11:00:24 来源:《江苏画刊》作者:周韶华
A-A+

  泼彩荷花

  贯穿在孟昌明画面中的基本结构都是方圆变幻的宇宙生命运动,对这些形态多变的方圆形体诚如老子所言:“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敞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孟昌明守住这个方圆多变的族群来营造他的艺术世界。总是在这些曲直盈亏,方圆垂直的形体变幻中玩魔术。它们不是逼真的具象再现,而是“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窍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这个“信”字,就是传递的生命信息,是顺天地之性,体万物之生的生命表现;是以刚柔立本,变通为术的创意,追寻宇宙大生命。正如《周易》所言:“天地设位而易行乎其中矣”;“刚柔者,立本者也;变通者,趋时者也”。(见系辞上传及下传)。孟昌明的方圆结构都是建筑在对中国古典哲学的深刻解读基础上,以刚柔为本,以追随时代为走向,对东方艺术神韵的把握。

  孟昌明的《天圆地方》,美就美在对生命美的本真表现。其方圆结构总能呈现出一种理想的“大和”(“大”读为“太”)状态。因为只有在这种“大和”状态下,人们才得到自由畅神和生命顺畅的美感享受,得以与天地相亲,与人文相和。所以“大和”之美亦即生命之美。《周易》说:“干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贞”。你看那些方圆变幻的笔墨运动,犹如“云行雨施,品物流行。大明终始,六位时成”之天象与生命变化的理想状态,就是“各正性命,保合大和”的美感最佳状态与人们对大吉大利的向往是相亲和的。方圆和谐,天长地久,人际相亲,国家统一,国泰民安,同《周易》所言的“元、亨、利、贞”本意是相近似的,有深层的文化意蕴。所以我对孟昌明的画是从中华文化渊源的深处去审视的,认为它的文化意义是形而上的天道与人道的和谐,因而是隽永的。

  说起美籍华裔画家孟昌明,他也是一位书法家、艺评家,曾任旧金山南海艺术馆馆长。在此我不能不扼要地简述一下我们的交往过程,不然就很难解读他的为人和为艺。起初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画笔圆浑滚动,书法活脱酣畅,文笔洋洋洒洒,涵融着他的文化理想,是一个非常个性化的富有东方文化神韵的艺术家。

  1997年,我在旧金山与孟先生的直接交往虽然时间不长,但对他的思维敏捷,聪颖通达却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总的感觉是:他虽留洋西方,但浑身都是齐鲁文化血气。山东汉子的刚直透明,侠肝义胆般待人,浩然临事,真是痛快!

  五年后的2002之秋,再次与他相聚旧金山。这次是朝夕相处半个月。最近这一次是今年春末夏初,他到我的画室相聚,看到他旅日归来的新作。他在艺术上的力量美表现,涵统万象的东方造形观念,画风骤变,令我倍感惊喜。

  不论是前面提到的《天圆地方》系列,还是《如歌的行板》、《热情的快板》系列,那大象之美与凛然浩气、法而无法、行止自如的境界是他的一贯作风。不但如此,尤其创作中所拥有的深刻的文化价值和精神意蕴,与人类生存状态息息相关,都把主体价值意向形式化了。他现在追求的是生命意蕴的形而上表达方式(《 易经•系词之十二》)“形而上谓之道,形而下谓之器”。)是在创造着主体能动的文化心理过程,具有浓烈的人文特征,是主体生命力量的升腾。即既把主体人格精神中最内核的特征呈现出来,又是主体感性生命力的综合表现。他的这种表现是非常个人化的气质天赋,找到了足以表达艺术家的精神气质和文化理想的外化形式——非常个性化的艺术载体,人格特质和文化理想只有通过这种样式的艺术载体,才能把个性化的风格转化为艺术的审美特征,理想的艺术目标才能达到。孟昌明采用的是弯曲有序的浓墨团块来谱写生命律动的乐章。黑色是他的色中之王,以黑色统领笔墨组合,涵寓万物。浓墨团块结构是构成他的画面的基石。这一独特的构成样式无比庄严、博大、充实、辽远、深邃而又含蓄,构成了他的作品的生命与特质。由此可见他之所持甚大,鬼斧神工,令人震撼。因此可以说,他的书画已步入形而上的大化玄机妙境。这正合乎古人所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那些如同钢筋焊接,水泥浇灌的组合结构,具有铿锵的节律感;圆浑滚动的扭曲运动,是通向大宇宙的生命脉搏。如同楚国编钟在奏鸣,铜管乐在交响。

  《荷》、《很多的鱼》与《鹤》,它们如同中国的打击乐和弹拨乐,响亮、有冲击力和泓深幽彻,凝聚着生生不息的中华雄魂,飘荡着华夏神韵与智慧。姑且暂借欧阳修《赠无为军李道士》诗中描绘的“无为道士三天琴,中有万古无穷音。音如石上泻流水,泻之不竭由源深。弹虽在指声在音,听不以耳而以心。心意既得形骇忘,不觉天地白日愁天阴”那样一种行乎天地,入于渊泉,左右不离于道的形而上玄境。

  把孟昌明作为个案来研究,它与孟子的美学思想无疑有着血缘关系。这位孟门子孙(孟子的七十二世孙),在他的艺术血脉中流淌的基本上是齐鲁文化遗传。孟子倡导“至大至刚”“充实之谓美,充实而又光辉之谓大”和“养吾浩然之气”等等,是齐鲁美学的重大命题。这“至大至刚”的“浩然之气”不仅是对大自然生生不息、不可摧折的强大生命力的表现,而且是对强有力的道德的意志和精神,自古以来是中华民族对生命的执着、肯定与赞颂。孟子的美学思想可以说是孟昌明艺术的血肉灵魂。孟昌明艺术的生命与光彩,把它定位在“至大至刚”和“充实之谓美”上是恰如其分的。其中尤以“养我浩然之气”,可以说是他的艺术统帅,统领着他的笔墨运动整体。我想,这样认定是会被人们所认同的。

  艺术的魅力和人格力量是互动的合力关系。他对艺术的生命投入,可以说是一个忠贞不二的艺术信徒。为了在东西方文化中找到切入点,他敢于只身漂洋过海,赤手空拳去逆水行舟;敢于在急流险滩去直面挑战;在观念上,他能排除重重人为障碍,不为时尚媚俗所动,好不容易得了一笔创作奖金,便不顾一切地去周游世界、博览全球重要的艺术博物馆。就这样,上下五千年,纵横数万里地上下求索,在东西方寻求融合。艺术视野开阔了,把本土文化与人类文化接通了,上溯原始文化源头,参照人类文化本原,互动互补,从东方远古文化切入,以意象表征通向宇宙大生命,把古今文化资源加以重新组合与融汇,改变了因循的审美惯性定势,蛋壳被咬破了,一个新的艺术生命诞生了。一个崭新的象征性意象水墨表现样式屹立于世界之林。挑战是激烈的,但解答却是从容的,反映出他对东方文化及对宇宙生命彻悟的大智慧。

  在艺术品位的纯洁性和艺术人品贞操受到严重亵渎的当下,在一个空前的文化断裂的年代,孟昌明有如此高度自识自律,能保持对艺术品的纯洁性和人格的高尚,在思想的高度、情感的纯度上都可称为一个典型个案。因此这又使我想起孟夫子的遗训。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孟子•《告子下》)

  一个有使命感和要成就大业的人,就要有这种抱负,锤炼自己的心志,打造出坚韧的铮铮铁骨,不畏艰险地去攻坚并能承受住人生的种种挫折和坎坷,以寻求飞翔的本质,才能铸成洪钟大吕。孟昌明在这方面的感受很深,体验尤其深刻。

  孟子还说:“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孟子滕文公下》)这种人格意志力量,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一个胸怀大志的男子汉,身处窘境也能把它变成精神动力,把贫穷看成是对身心的一种磨炼。犹如《菜根潭》所谓:“横逆因穷,是锻炼豪杰的一副炉锤:能受其锻炼则身心受益,不受其锻炼,则身心受损。”人格力量的形成,就是由现实经历和主动自觉修养打造而成的。君子安贫乐道,达人知命进取,也就是孟子倡导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孟昌明志存高远但又脚踏实地;敢于走险,但又能用智慧和实干去实现自己的理想。人格与画格的同构关系就是这样相行不悖的。

  艺术创造,是活生生的个体的生命活动的一种独特形式,只有人格力量的伟大,才能焕发出无比巨大的创造力。同时也只有当人格这一驱动力得以最充分的发挥时,才能在艺术中全面呈现自己的本质,化胸中块垒而成丹青宝卷,智慧灵台的火光才能照亮艺术睿智,把心灵世界最独特的东西投射到对象世界中来,并被打上当代意识的深深烙印,使水墨艺术具有当代的水平和特性。我以为,孟昌明就是这样一位正向我们走近的大手笔。

  周韶华 于酷暑的武汉挥汗急就 2004年7月

  (周韶华 中国著名画家。美术理论家 联系地址 湖北省文联 )

  选自《江苏画刊》2004 10期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孟昌明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